为一张安静的书桌付费,值得吗?



成都某共享自习室。 

共享自习室里的相对独立空间。 

成都某共享自习室的一角,为学习者提供免费的茶水和糖果。

共享自习室

每一个来此的年轻人,都期待以勤奋学习获得命运的优待

每一个开店的创业者,都期许时代给予自己一份回报

1月11日,毕业于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的一位夏姓同学刚查完国考成绩。“虽然没能成功,但这一年找到了一些学习方法,今后会继续努力!”从去年9月起,她就在成都一间共享自习室准备国考,“自习室里安静的学习氛围,让我能够更加专注。”

2018年,成都出现首家共享自习室,2019年呈现爆发式增长,在疫情暴发的2020年又迎来更多的年轻人。在探店App,成都榜上有名的共享自习室就有近200家。两年过去,这个曾经的“蓝海”如今风头正劲还是“一地鸡毛”?

走访创业者

为什么要开

原因一:喜欢这种氛围早在上世纪80年代,日本、韩国已经出现付费自习室。几十到上百平方米不等的空间里,一排排单独隔开的座椅和书桌、明亮的灯光、安静的氛围、一个茶水间,就构成共享自习室。在这里,用户付费购买一个座位就能获得“浓厚的学习氛围”和“学习的仪式感”。

“我之前去共享自习室体验了一次,喜欢那种宁静氛围,所以决定自己开一家。”于女士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附近的办公楼开了一家共享自习室,起名“青匆空间”,共设58个座位。自习室价格并不高,同时有各种套餐供不同人群选择。记者在探店App上看到,售卖最多的是“晚自习”套餐,客人只需花15元,在小程序提前预约座位,扫码进入后就能安静学习4个小时,茶水间的零食和饮用水可免费享用。

1月11日,来这里学习的共有6人,零散分坐在各个区域。“目前算是淡季,人比较少,考研前期几乎全部坐满,每个人计划学习的时间不同,我们正常营业时间是上午8点半到晚上10点,有的客人一呆就是十几个小时。”

原因二:看好这个“赛道”K书吧在成渝两地已经有8家分店,是最早入市的几家共享自习室之一。其中一位合伙人李先生说,开设之初,不少人出于好奇前来打卡,疫情防控常态化下,更吸引了部分有学习需求而无处可去的用户。共享自习室创业者,是因为看好这个新“赛道”。相比于家庭或图书馆,付费自习室所提供的专业服务颇具吸引力。“成都的市场竞争太激烈,目前重庆共享自习室还不多,所以我们在重庆开了一家分店,总体还不错。”

李先生认为,共享自习室的定位可以体现在选址上,开设在CBD(中央商务区)的共享自习室主要为上班族服务,学校附近的自习室则主要由学生群体光顾。“不论做哪个群体,我相信即使小众也一定有忠实顾客,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做好服务。”

原因三:自己也有需求成都排名第一的共享自习室V-Loft,开在高新区某个高端的写字楼里,主要客户群是附近有自我升值需求的上班族,定价相对偏高,20次的无限学习卡需要599元。“我们的价格相对偏高一点,但我们的装修、设施品质非常好,而且网络速度非常快,可以保障因疫情在国内上网课的留学生需求。”老板芶先生是一名在读留学生,“因为疫情,我必须在家上网课,这时候发现找一个安静学习的地方没有那么容易,所以就开了这家共享自习室,算是利人利己。”

走访学习者

为什么来用

“两个月花700元买一个学习氛围是非常值的。”去年,王巍锦的暑假在共享自习室度过,最长一天呆了11小时。

2018年,王巍锦在新闻里第一次听说共享自习室,当时他认为花钱买自习室简直天方夜谭,直到去年,由于疫情无法返校,图书馆又一座难求,“无处可学”的窘境最后在共享自习室得到解决。

“共享自习室真是我的救星,一方面来这里的人都是认真学的,干扰非常少;另一方面现在成都的共享自习室很多,不管在哪儿,只要打开手机都能就近搜到。”职业编剧刘青风说,最早来共享自习室纯属偶然——因为家里装修,不得不出门寻找一张安静的书桌,但不论是咖啡厅还是图书馆,人来人往的脚步声、桌椅的挪动声等都让他难以投入创作。




上一篇:PVC-C 电力电缆保护管
下一篇:成都高新区、天府新区公司注册代办费用及流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