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二年级不布置作业预防近视,有矫枉过正之嫌



     文|马宁宁

     近日,《广州市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》发布。这一方案由广州市七部门联合发布,足见对青少年体质健康尤其是视力健康的格外重视,但将“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”,作为实现视力达标的重要举措,有风马牛不相及之感。

     因为“书面作业少了”,所以“眼睛就好了”“学生体质就健康了”,这个逻辑若是成立,那就等于承认“学生的视力问题主要是由书面作业多造成的”,但试问,孰人不知当今时代,电子产品才是导致青少年近视率高、眼疾频发,甚至记忆减退、失眠厌学、抑郁焦躁等更严重的身心健康问题的罪魁祸首。

     父母攥着的手机、平板不放下,网络游戏的准入门槛不严控,儿童准许接触电子产品的年龄不确切,用眼护眼的基本常识不落实,光靠减少书面作业,近视率达标恐怕有点儿难。

     笔者所在的上海也有类似规定,小学一二年级确实不布置书面作业,但“网上作业”是有的,于是,家校双方都有怨声:作业需要通过网络完成,基本等同于布置给家长的,或者老师“自虐”的,微信群里沸腾着布置、上传还有批改、反馈,孩子沦为“旁观者”,在“提笔忘字”的今天,孩子一上学就不写字,真的好吗?

     诚然,小学一二年级的书面作业确实不宜多,但不能用“不布置”矫枉过正,也不能靠“上网做”移花接木,何不布置一些符合年龄特点的实践作业,比如让学生与父母到图书馆亲自完成借阅一本书、查找一个资料,家长学生都避开蓝屏,转向书架,眼睛会轻松,身心会愉悦,习惯能养成,文化且认同。




上一篇:五十家整体厨卫新品 解决老房改造难问题
下一篇:潍坊屋面sbs改性沥青防水卷材厂家价格多少